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绝色双儿
绝色双儿

绝色双儿

那一夜

  天气阴沉,清晨浓得化也化不开的雾,在傍晚时刻终于微微地淡了下来。淡淡天光透过厚厚窗帘一角漏在房间的椅背上,显得无比的突兀。双儿定定地看着,蓦然生出恍若隔世的感觉。她在干什么?内心深处闪过一丝丝的慌乱。此时的双儿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有些醉,有些迷离,有些不知身在何处!她,双儿,竟然与一「陌生」男子独处一室!之所以把陌生打上引号,是因为他们并非完全的不相识。是的,很老套,他叫北,是她的网友,相识六载,头一回见面。

  像是为自己壮胆,双儿深深吸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厚厚的窗帘。

  窗帘内外,该是两个不一样的双儿吧!

  床沿上,双儿手脚不知安放何处的尴尬。房间的暖气打的十足,手心微微出汗了。双儿看了一眼对面沙发上的北,认识那么多年,他是如此的熟悉,而头一回真正见面,又不可避免的陌生。陌生而熟悉!熟悉而陌生!如此奇怪的感觉!

  双儿勇敢地去看他的眼睛,北似乎有些慌乱的躲开。他,也一样的不知所措吗?

  「把外套脱了吧!」北起身脱去自己的外套又微笑着提议,试图缓解有些压抑的气氛。

  双儿局促地脱去外套。黑色的紧身毛衣,半皮的紧身裤,高筒长靴,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北的眼神胶着在她腰臀部那个优美的弧,双儿感觉到他眼中灼灼的热度!

  「双儿……」北的双手从身后温柔地缠绕过来。双儿本能的略微挣扎。

  「何苦如此为难自己?你只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你不是神!」温热的气息,在耳畔丝丝的撩动着她敏感的神经。双儿闭上眼,叹息着放弃挣扎。是的,他一切都明了,六年的相交、相知,他比谁都了解她的挣扎、痛苦和无可奈何!

  陌生的感觉正在一点点地褪去!

  人生从来就没有完满!双儿曾经一遍遍地这样告诫自己。只不过是他不喜欢性罢了!至少他还爱着她!不是吗!

  可是无数个黑夜里,汹涌的欲望不期而至,双儿怜惜地抱着自己成熟鲜活的胴体,眼泪一次次无声地滑落!她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有血有肉有情有欲!

  她也曾努力,展尽风情,用尽耐心,花尽心思……不过一切皆是徒劳!

  难道仅仅为了性就要离开吗?不,双儿做不到!

  可是婚姻真的可以没有性吗?

  「双儿……」北呢喃着,温润的吻从耳畔辗转到她的唇,双儿闻到淡淡的烟草气息,陌生而诱人!她究竟在干什么?她居然真的站在了这里……双儿脑中混乱着,天人交战!从跨进房间的第一步起,就知道自己已经背叛。她努力地将内疚的自己放逐、放逐……直到完全够不着!

  窗外,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撒落在椅背上的淡淡天光,完全地融进了房间昏暗的灯光里。

  不知何时北的手里多了一条绳子,鲜艳夺目的红!她知道北有这个爱好!在网上,他曾经告诉过她,那一直是他心中最深的隐秘。他也不懂为何自己会有如此怪异的喜好,似乎与生俱来,无从解释。双儿并不反感,但是只喜欢浅浅淡淡的,且从来都只存在于幻想当中。如今要真正面对,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双儿依然紧张地几乎站立不稳。北适时的扶住她,将她轻轻拥进怀里拍了拍后背,像是安慰,更像鼓励。

  「可不可以裸绑?」北嘴里征询着意见,手底下却已经开始动作起来。

  「不可以!」醉反抗着。惊恐、慌张、刺激还有隐隐约约的期待混杂在她的脑海。北却不容她多想,三下两下脱去她的上衣,绳子一道道地开始缠绕。双儿嘴里不住的喊着不要,身子却瘫软着动弹不得。任由红色的棉绳越来越紧地束缚住了自己,手臂处略微的疼。双儿紧紧地闭上眼睛,心慌意乱!绳子在裸露的肌肤上缠绕游走,陌生而充满挑逗……她听到北略微粗重的呼吸,两人身体不期然的偶尔触碰,莫名的悸动一阵阵传来……「睁开眼看看吧!」不知道过了多久!北轻轻的把双儿拉到镜前。双儿仍死死的闭着眼睛不肯睁开。

  「睁开!」不怒而威的声音,双儿不由自主的遵守了北的指令。她看到镜中的自己:肌肤胜雪,两颊绯红,胸前的双峰在交错的绳结中傲然的挺立着。被五花大绑着如此羞涩却美丽的模样!她不敢久久注视这样的自己。双儿习惯性的又闭上了眼睛。粗重的呼吸声越靠越近,北温热的唇突然含住她胸前的蓓蕾。无言的快感,如电击般传遍全身,这样的感觉无法言说,双儿忍不住在心底娇吟,身子软软地倒在北的怀里。

  柔软的丝巾轻轻地蒙住了双儿的眼睛。北抱起双儿把她轻轻趴放在床上,身子底下塞了一床叠起的棉被。臀部高高翘起拱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双儿只觉得后身一凉,知道长裤已被褪下。如此羞耻的姿势!偏偏身体里蠢蠢欲动的欲望,如开了闸的洪水汹涌着弥漫了全身。而北的大手此时正在扯着双儿身上仅剩的一条黑色蕾丝小内裤。

  「不要!」双儿惊呼,又羞又急!偏偏双手被绑无法动弹,只好紧紧地夹着双腿,维护着最后一点点的遮掩!

  北看着双儿几乎要拼命的架式,终于妥协地让小内裤留在了她的腿上。只是双儿不知道,黑色的蕾丝衬着她雪白的肌肤,非但起不了丝毫的遮挡作用,反而增加了几分性感诱人。

  双儿刚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啪,」地一声袭来,是散鞭吗?不是太疼,只是猝不及防的慌乱。

  啪……啪……啪,鞭子一次次地落下,微微的疼痛中夹杂着难以启齿的渴望。

  双儿扭动着身子,脸上滚烫地发起烧来……

  啪,啪……拍打仍在继续。尽管北已经手下留情,但是累加的疼痛,依然让双儿微微的有些吃不消,毕竟她从来没有这样挨过打。

  双儿倔强的闭着嘴,几乎要冲口而出的求饶硬生生的憋在口中,向来隐忍的她不知道如何表达。双儿的思绪在这样的鞭打中,竟然漫无边际的涣散开来。她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自己从懂事起,就未曾在父母面前哭过。她一直像一个紧紧封闭着自己的核,坚硬的外表下,唯有她自己明白内心是怎样的脆弱与柔软。

  北仍然不知疲倦地拍打她早已变得滚烫的臀。她想,那儿一定是一片红彤彤了,或者会留下一大片的乌青,那该有多么难看。天知道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思想她的屁股会不会好看!

  双儿依然没有出声求饶,只是眼泪悄然地滴泪。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痛,或者是融化,内心某个角落慢慢消融,柔软、微疼。

  淡蓝的丝巾,被泪水渐渐地濡湿。双儿有些不安的想:北会不会发现?如果可以,她一定会不被察觉地悄悄拭去,只是双手被绑,无能为力!

  「对不起。」北终于收了手,轻轻地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扯去丝巾。

  他还是发现了她的泪吗?

  重见光明,去掉束缚。双儿梨花带雨,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疼痛以及产生的莫名冲动。无助而慌乱!

  北把几乎赤裸的她用被子包裹,紧紧的拥在怀里。双儿抬起泪眼迷蒙的双眼羞赧地看了看眼前的北,她看到北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双儿不明白,为什么与北残留的陌生感,在疼痛中,在眼泪的洗刷下竟然奇迹般的通通消失了。她拿起丝巾轻轻地替北拭去额头的汗水,看到北的眼中燃烧起异样的光芒……北的吻再一次滚烫地落下,落下……辗转到她美丽的锁骨,她光洁的背,她伤痕累累的臀部,停下,用唇充满怜惜地轻触,舌尖微微地舔弄……双儿感到臀部灼灼的疼痛伴随着柔软异样的舒适感一阵阵地袭来。

  北湿热的掌心开始在双儿光滑的肌肤慢慢游走,游走……翻过胸前的高峰,掠过平坦的小腹,直抵下丘茂密的丛林……双儿软软地动弹不得,寂寞了许久许久的身子,在北的撩拨下,喷薄欲出…… 花芯处,湿滑一片。一直用坚强的意志才克制着没有发出的呻吟声,此刻终于挣脱束缚,从双儿的嘴里偷偷漏出,喘息与娇呻声在夜色里此起彼落……「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北喘着粗气低语呢喃。

  如惊雷乍响,双儿急速地推开了北的手。那个曾被双儿驱逐到无限远的,内疚的自我,突兀而执拗地回归。无非自欺欺人罢了!双儿明了,其实这种情境,可与不可,做与不做爱,并无本质的区别。

  但是,毕竟还是有区别。

  双儿恨透了对自己的毫不诚实,极度虚伪,又无能为力。

  窗外,无边无际的黑!夜,仍在继续、继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