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DISCO 姐妹花
DISCO 姐妹花

DISCO 姐妹花

周末的DISCO 永远比平时更加喧闹,但此刻我却好像听不 到任何声音,心里 一片空白。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我不由烦躁起 来。 我狠狠的喝了一大口VOLDGA,然后等着烈酒在胃里燃烧的感觉,但是它竟然 不来! “他妈的!”我诅咒着又灌下了一大口。

  这时,一个声音透过嘈杂的噪音传 到我的耳中:“嗨,能不能请我喝一杯?”我扭过头,一个身材惹火的女人正站 在我的身后。 “为什么不CALL我?”她坐下后她从我手里拿过杯子注满了酒放到我面前。 我没有理她,滑下椅子向门口走去,此刻的我并没有性欲的需求,我需要的新鲜 的空气。 走出DISCO 的大门,一阵凉风吹来,我顿时清醒了不少“为什么不回话给我?”她跟了出来,固执的重复着刚刚的问题。我没有看 她:“我记得那天对你说得很清楚,我想没有必要再对你说一遍了吧?”她站到 我面前,身子在微微的发抖:“但是你说我很不错。”我不耐烦的推开她:“我 很忙,不要烦我。” 她突然间崩溃了,发疯一样的抱住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我等不到 你的电话,找了你好久……我想你,我想你……”她那丰满的乳房紧紧的压在我 的身上,使我想起了它们那诱人的样子,我不禁有了最原始的反应。 她当然的感觉到了,惊喜的看着我:“你对我还有兴趣,你还想要我,是不 是?!?”像她这种近乎完美的女人我怎么会没有兴趣呢?只是,我不能破坏我 的原则:不与同一个女人上两次床。因为我不相信女人,自从AMANDA之后我再也 不会相信任何女人了,当然也不再相信爱情。 想到AMANDA,我的心中不由一阵刺痛,我甩开这个好像叫做ROSE的女人大步 向邻近的酒廊走去,此刻我需要酒精,需要忘掉我不愿意再想起的事情。 喝了一杯又一杯,我终于忘掉了刺痛,忘记了一切。我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好像一切都在旋转,我想起我原来会飞,于是我就真的起飞了,但突然间眼前一 黑,我失去了知觉……我感到十分口渴,忽然两片软软的东西贴到了我的嘴唇上,接着一股清凉的 水注入我的口中,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同时感到了下体的异样:有人正在为我 口交。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温柔的注视着我:“你昨晚喝得太多 了,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弄回家……头痛吗?”我摇摇头,把目光向下边 移去,另一个女人正专注的用口套动我的阴茎,一头秀发随着她的动作如海浪般 波动。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抬起头来,于是我看到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妈的,一定是昨天喝得太多了,我闭上了眼,相信这是幻觉。 她轻轻为我按摩着头部:“对不起,我们没对你说清楚……在网上与一直与 你聊天的妖媚其实是两个人,我和妹妹LINA,那天晚上在这里与你做爱的……也 是我们俩,后来从浴室出来和你做第二次的是我。” “你们……是双胞胎?”我睁开眼睛问。 “是的”,停止为我口交的她坐到我的另一边“我是ROSE,是姐姐,她是我 妹妹,叫LINA. ” 然后两人躺了下来,分别轻吻我的两个耳垂:“你……这个害人精,自从和 你认识之后我们总也忘不了你……我从没有相信过一见钟情也没有相信过所谓网 恋,但第一次和你在网上聊过以后我就爱上你了,真的爱上你了,LINA也是。” 仿佛是为了证明她的话,LINA紧紧的抱住我:“是的是的,我已经爱你爱得 不能自拔了……”她那赤裸的身子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上不住的扭动:“啊……爱 人,给我好吗?求求你……” ROSE显然也情动了,她急促的喘息着用她那双美丽的,燃烧着火焰的眼睛看 着我,但我并不相信她们所说的如散文一样动听的情话,现在我唯一确信的是她 们的情欲如火山般喷发。 两张渴求的完全一样的美丽容颜对着我,两具扭动着的完全一样的动人躯体 引诱着我,此时的我已经无法无动于衷。见我没有反对,姐妹俩有些激动起来,她们用樱红的唇从我的胸肌开始向下吻去,最后落在我的双脚上。姐妹俩在吮过 我的每一根脚趾后又分别含住我的阴茎和睾丸,在两人温湿的口腔之内我的阴茎 迅速的勃起到了极点,随后我的双股被扒开,接着一条火热的舌头落到我的肛门 上轻轻的蠕动起来。好久没有被女人如此的爱抚过了,我呻吟了一声闭上双目全 身心的去感受那种湿热的堕落感觉。 经过与AMANDA的爱情之后,我放弃了爱情,它和我的欲望与梦想一样,都被 我定义成不可救药的瘟疫,但我坚信我已经被免疫了,所以从那时开始我钟情于 短暂的肉体满足,只用女人来填充工作以外的间隙,但经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便 开始厌倦,或许是害怕激情过后的空虚,或许是不愿感觉女人那虚假的情意,因 此现在我更钟爱酒精。但此刻我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ROSE和LINA对我的爱意,我 不由得一阵战栗,忙起身把她们俩按倒在床上,我必须要专心的去感受纯粹的肉 体的感觉。 于是我抱住其中一人,将我的阴茎缓缓的插入她火热潮湿的阴道,慢慢的体 验一点一点占有女人的快感。她随着我的插入弓起了腰,当我的阴茎到达她的最 深处之际,她满足的呻吟声与她的泪水同时涌出。 此刻我不愿意看到任何能引起我情感波动的东西,例如女人廉价的眼泪。于 是我抱住旁边的一个,边抽插边接吻,全身心的同时感受两个女人给我的不同的 快感。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她那好听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其间还夹杂着我爱你 之类狂乱的呼喊,突然她把我从她的姐姐或妹妹的怀里抢了过去,用她的四肢死 死的缠住我,纤腰的摆动加速配合我加快的抽插,也许是为了追求生理和心理的 双重满足,她在到达高潮前突然要求:“求求你,求求你,说你爱我……说你爱 我……” 我从不会让与我上床的任何女人以为除了肉体上的相互吸引以外我们还会有 情感上的纠缠,而且这句男女间说了几千年的陈年假话我对其没有好感,但为了 不破坏这场完美的性交,我还是含糊的在她耳边告诉她:“是的,是的,我喜欢 你……”好在她的高潮随即就来了,对我那含糊暧昧的回答她并未在意。 抽搐抖动之后,她满足的瘫倒在床上,微笑着观看我与她姐妹的激烈性爱表 演,也许是被我们刚才的性交刺激的缘故,此时我身下的少女比刚才的那个更加 狂放,就象一匹狂野不羁的野马,几乎将我颠下来,我不得不变换姿势,抱住她 翻了过来,让她主导性爱的程式。 她那近乎疯狂的套坐和不断抽搐蠕动的阴道使我获得了极大的快感,也许是 被我们淫靡的交媾所感染,休息过后的少女爬到我的胯下将我的阴囊含住,不断 的轻吮我的睾丸,双重的刺激之下我几乎无法控制,但以不能满足女人为最大耻 辱的我还是强忍着没有把精液射入身上少女的阴道内。一直坚持到她的高潮来临 之后,我才把瘫在我身上的她轻轻推了下去,不停的抚摩着她的乳房和阴部,同 时在胯下少女的口中把我积蓄已久的精液喷射而出。

  整整三天,我沉迷于这一对美丽双胞胎姐妹的动人肉体,除了吃饭睡觉以外 我不停的与她们做爱,而她们也用尽她们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来取悦我,口交, 肛交,乳交,腿交甚至捆绑虐待我们都尝试了,到我要离开时,我已经能清楚的 分辨出两人了,同时我收下她们给我的房门钥匙并答应她们有空就来。虽然这破 坏了我的原则,但如此出众而又对我痴迷的双胞胎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 说穿了我只是个有着劣根性的男人,抵挡不住如此动人的诱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