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神的美足
女神的美足

女神的美足

夏日里的灼灼烈阳蒸腾着大地,地面上隐隐泛起一层热气,柏油马路被晒得仿佛都要融化,校园内,杨柳微垂。

  偶尔有青春靓丽的女生踩着帆布鞋踏过那充满落叶的校园道路,银铃般的嬉笑声,将原本炙热恹恹的校园,也给带出了几分生机和活泼,只是因为天气太热,有几个女生时不时会停下来,嘟着小嘴将足上的运动鞋脱下来晾晾。

  雪白的棉袜上升起浓郁汗液,飘荡在空气里面,那微微的臭汗味每每令得女生们苦恼不已,不过她们却不知道,人群里经常会有几个男生偷偷注视着她们的动作,在看到那脚汗浓郁,泛着青春活力的纤足时,暗暗咽着唾液。

  精致容颜下的一双美眸,隔着一层透明窗户,望着外面形形色色的男生女生,也许是从她的变态弟弟那里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缘故,程姗姗望见到那样的男生时,都会不经意的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她之前还从来没想到,原来迷恋女生臭脚的男生,数量是如此之多,偏偏他们还善于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下贱和变态欲。

  「小贱货,上课时间休息好,晚上用舌头给姐姐清洗鞋袜。可要精神一些喔。」将手机放在桌子的抽屉内,青葱修长的手指飞快打出这样一行短信并发出,程姗姗并没有太多顾忌,将一双粉色棉袜下的纤长雪足从鞋内脱离,粉色的袜沿随那纤足的晃荡打着点子,在紧接着接收到「明白了,姐姐。」这几个字样后,她不禁轻笑了一声,将手机顺便塞到抽屉里面,闭目思考着晚上要如何摆布她的亲弟弟。

  「呦,我说教室里怎么有一股味呢,大美女就这么脱了鞋在这里晒臭脚啊,让我们大家都来闻你的脚丫子吗?」

  忽然一个不和谐的笑声传来,程姗姗略皱眉间,睁开美眸淡淡的望向她身前那长相颇为阳光的男生,后者那调笑的话语,并没有引起程姗姗丝毫的好感,相反,她很厌恶。

  这是一个追求她的男生,叫做陈小安,还算是开朗的性格在女生间也很受欢迎,他应该算是对待程姗姗很真挚的一个男生了,可就算他也不例外的,只敢在调笑中微微嘲讽一下程姗姗的脚臭,若是在以往,程姗姗一定会脸蛋红润,将纤足收回到鞋子里面,可如今,在看到对方不经意偷看自己棉袜时透露出的一抹火热,还有喉头间咽下一口唾液的动作,程姗姗的心里就只剩下了冷笑和不屑。

  粉嫩的薄唇忽然贴近对方耳垂,暖暖的呵气如兰似麝,冷淡的话语,一瞬间令得陈小安心头不争气的跳动加剧。

  「放学后,到学校的地下室里等我,我的脚是臭是香,你可以用舌头尝一尝。」话音落下,额前的发丝轻轻垂落,遮挡在清澈的美眸上,仿佛那句话从来没有说过一般淡然,只是陈小安却再也难以保持平静,低头望向桌角上轻轻摇晃的一双粉袜雪足,那牛仔裤的两腿之间,情难自抑的顶起了很高。

  …………

  课程结束,一直到黄昏时分的放学钟声响荡,学生们纷纷辞行离开校园,程芷昕将书包单肩背起,在人渐渐散去教室空荡之后,计算一下时间,洁净帆布鞋迈开,清脆的脚步声响荡在安静之后的走廊里。

  一路下到楼梯的负一层地下室,那个平时学校用来容放杂物的场所,视线中,望着那焦虑等在那里的陈小安,嘴角划过一道不屑而略带讽意的弧度。

  那卷裹在一双靓气帆布鞋中的修长纤足,似是要折磨眼前这个男生的心跳,雪白的小腿轻轻迈开,从楼梯上一步一步的走下,看到陈小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足,程姗姗心里就逐渐攀升起一抹傲然和调戏的羞辱欲。

  走到楼梯的一半,陈小安的视线,刚好与她的帆布鞋齐平,在这种角度,程芷昕心里颇有一种美妙的体验。

  眼前这个男生的脸,只配和她的鞋底一个高度。

  「程…芷昕……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啊…哈哈,让我在这里等你,难免还是会有一些紧张的。」地下室昏暗的光线,似乎只有那双粉色的帆布鞋,依旧是如此的美艳鲜亮,短暂的沉默过后,陈小安略带尴尬的挠头笑笑,触及那双纤足时不争气的暗咽唾液,却不敢直接挑明,去询问程姗姗在教室时为什么说那样的话。

  「听不懂我的话吗?我来这里不是找你聊天的。五秒钟,想舔我脚的话,就像条狗那样跪下。」唇角溢着冷笑,程姗姗伸出五根青葱雪白的手指,没有给对方太多思考的时间,那淡淡的声音随即响起。

  「5。」

  「喂,你是在开玩笑的吗,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陈小安心头不安跳动,被那美眸扫中的时候,他脸上就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似乎自己的一切,都被那双清冷的目光给看得一清二楚,唯有保持牵强的一丝笑,想要再多问一些东西。

  「4。」

  「喂…真的要让我舔脚吗。」

  「3。」

  「………」

  「2。」

  冷淡漠然的数字,以及那挣扎咬牙的脸色,在昏暗的地下室中,没有其他太多的废话交流,但就是短短几秒的时间里,谁也不知道陈小安内心里经过了多少挣扎和犹豫。

  「1。」

  砰。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在程姗姗最后一个数字结束之前,陈小安终于还是扑通跪在那布满灰尘的地板,仰望着楼梯上的一双帆布美足,神色复杂,却是紧咬着牙道:「我…我想舔你的脚。」

  在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程姗姗心中被憋了许久的沉寂就仿佛彻底被宣泄开了一般,在她精致的脸蛋上化作那满足高傲的笑容,她缓缓从楼梯上走到陈小安面前,望着那低头像是条狗那样跪在她鞋底的男生,她就越发的感觉到这种征服感所带来的畅快和愉悦。

  切…什么嘛,原来那群自命高傲的男生不过是一群闷骚货,只要女生长的漂亮,就算她的鞋底也一样可以被人趋之若鹜。

  冷笑的同时,那雪白小腿忽然抬起将帆布鞋踏在了陈小安的头上,踩着一层灰尘的鞋底,在他的头发上肆意碾动,程姗姗俯视着这个一向阳光的男孩,淡漠中隐含一丝兴奋,低声斥道:「贱货,狗东西,小畜生,还是爬虫?告诉我,你喜欢被我叫哪个称呼?」

  「我…我……」陈小安的声音有些支吾,对于程姗姗的冷漠与女王般的高傲,他竟然有些不太适应,只是被那铃音一声声的谩骂,他在脸红发热的同时,竟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厌恶。

  「哼,先不急着给你取外号,你不是想舔我的脚吗?不准用手,其他随便你。」踏着对方脑袋的美鞋,在玩弄一会后便及收回,诱人鞋尖伸到了陈小安面前,略带调侃的含笑声音些许清冷,语气明明如此傲慢,却任谁也升不起半分的厌恶之心。

  犹豫过后,陈小安将自己的脸伏得更低,去贴在帆布鞋的鞋面上,咬住那美鞋的鞋带向旁边一带,动作中,略显有些生涩和放不开,所以看上去有一些迟钝,将那鞋带用牙齿一点点松开,他想了想,这才又张嘴去咬住程姗姗鞋跟部分,费了半天劲才除下那遮盖了纤足气味的帆布鞋。

  闷热的天气,使得粉色棉袜下的那修美纤足也不免微微染着一层湿润汗液,淡淡的脚汗味道缓缓散发出来,在这个空气流通不畅的地下室内,那脚汗味迅速传开,望及那棉袜下包裹的完美足型,陈小安喉腔就忍不住的分泌出唾液,喉结滚动。

  借助一丝光线,仰望看到少女面容上那并未加以制止的调笑表情,陈小安不再犹豫,将脸颊闷在那纤足的底部,用鼻子去深深嗅着上面美妙芬芳的气味。

  他的脸在自己的足底拱来拱去,说实话有一些痒痒,不过程姗姗还算享受这种感觉,感受着对方将整张脸通通埋在自己足底去深深呼吸,然后看到陈小安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舔在自己的大脚趾头上,渐渐胆大起来,将一条舌头忘我的舔舐着棉袜,甚至是张嘴卷裹住自己的脚趾吞入口腔,用舌头一遍一遍的去吮吸。

  直到自己的棉袜上,渐渐被那口水舔得染上一层污浊体液,程姗姗忽然抽出自己的纤足,踩在那洁净鞋面上,对着瞬间失落下来的陈小安幽幽问道:「告诉我,你想要让我叫你什么?」

  「我…我想…叫您奶奶…可以吗………」沉默过后,陈小安低声的回答,带着一些恭敬。

  「奶奶。」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再也忍不住的随着噗嗤一声传荡出来,程芷昕调侃道:「哎,我的乖孙子,小贱货…还真是叫得好听呢。」踩在鞋面上的纤足再度抬起,夹杂着些许用力碾向陈小安两腿间膨胀起来的地方,足趾碾旋,上下搓动牛仔裤的同时,程姗姗食指和拇指两根玉指捏着陈小安脸上的一块肉,淡笑道:「作为奖赏,我额外给你一些赏赐,我的乖孙子,奶奶对你怎么样?」

  方当妙龄的少女甜甜笑意中自称作另外一个男生的奶奶,这种强烈的反差感,愈发凸显出跪在地上的陈小安地位是多么低贱。柔软足掌踩在自己下体上,仅仅隔了一层牛仔裤,做着他做梦都在渴望的足交,那粉嫩的前脚掌每一次搓动,都会将它甘美的脚汗气息沁着粗重喘息传递过来,这种梦幻般的场景下,陈小安在纤足搓动的同时,隐隐夹杂起一声声自然散发出的满足呻吟。

  「奶奶…我每天,做梦都在想您的脚是什么味道的~想要被您这么美的女生踩在脚下…我…我其实很下贱,很闷骚的。」

  「呸,我要有你这种孙子,我恨不得踩烂他的小弟弟,免得让他出去给我丢人。」

  「您…您说的是…那我做您的狗孙子~」

  那玉足甘淳的碾踩,隔着裤子轻轻吐露着陈小安的坚挺,他内心中隐藏的另一面,再也不想遮盖的暴露展现在程姗姗美足之下,这般下贱的话语令得少女柳眉微微蹙了一下,随即舒畅开来的同时,带着一抹狡黠和傲意,程姗姗忽然将她的手机拿出来,开启了闪光灯。

  「你不是要做我的狗孙子吗,把你的全部衣服都脱了,我来给你照个照片。」这种羞耻的照片,若是在往常陈小安一定不会情愿,但在今天,那少女嫣然笑意之中,他脑海里满满全被那双绝美的纤足给占满,并没有再犹豫太长时间,他将自己的牛仔裤脱到小腿部分,内裤还有衬衫通通脱掉,那炙热的小弟弟暴露在冰冷地下室中,被那双美眸看得清清楚楚。

  大了些,黑了些,看起来更恶心了一些。

  心中不经意的与弟弟小城那粉嫩的小弟弟做了一下对比,在得出结论后,程芷昕摇头甩开这些杂念,指挥陈小安摆出各种下贱的姿势,供她一张张的拍出来,带着满意,这才将手机收了回去。

  「穿衣服吧,我要回家去了。」能尽量简短的解释清楚,程姗姗很少去过分啰嗦,她将那只纤足重新伸回到帆布鞋中,虽对足底的湿润有一些不舒服,不过并未表现出什么,转过身去,迈步走上楼梯。

  来到这里,开始羞辱,调教完成,转身离开,她的洒脱倒是让陈小安一时间愣了下来。

  反应过来后,陈小安忙喊道:「奶…程~主人,我还有机会再舔到您的美足吗。」

  「呵。」一声呼出的轻笑中,那双清冷的美眸再度打量在浑身赤裸的男孩身上,程姗姗思索了一下,说道:「那我给你一次机会,晚上你到公园里去,脱光衣服在那里学狗爬,全程喊着芷昕奶奶,把视频录下来,我就在心情好的时候偶尔调教你一下。」

  「正好让我保留一段更完整的。」轻声的自语中,程姗姗没有再停下,粉色帆布鞋迈着轻灵的步子,快速离开地下负一层,独留下那昏暗里赤裸的一个男生眼神里散发坚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