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赌场艳女
赌场艳女

赌场艳女

凌晨一时多,赌场内依然有很多人在。我换了十万美元筹码,正准备随意玩玩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我身後轻轻的叫∶「奇云!」跟着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

  我转身一看,一个差不多和我一样有六尺四寸高的女郎,穿了一条吊带低胸连身的长裙,一把乌黑色的秀发,中间分界的垂在两肩,像一个模特儿般站着,笑眯眯的看着我。

  「小姐,你在叫我吗?」

  她向前走近一步,然後说∶「你叫奇云吗?」

  「是啊!」

  「那我就是在叫你啊!」然後吻了我一下,轻轻的说∶「忘了我吗?好啊!

  竟然连我也忘了!」

  我低头细想,看着她那白白的奶子、深深的乳沟。突然,她把裙子再拉低一点,奶头也差不多能看见了,跟着很快又整理好,说∶「怎麽啦?记起了吗?」「看得不太清楚,再瞧真一点就好了!珍妮花!」我笑着说。

  她的奶子上有一朵不知名的花的刺青,看到那朵花,就把她认出来了。

  「你啊!还是那麽色啊!人家的样子不记得,只记得人家的奶子!」「你的头发长了这麽多,又高了这麽多,认不出来也不能怪我啊!」我瞧真一点,她的高根鞋差不多有六寸高呢!

  「是了,你来这里干甚麽?」

  「在赌城的赌埸里,你说干甚麽呢?」

  「你在赌钱吗?」

  「当然啦!」

  「真的是「赌钱」?」

  「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嘛?」

  「你赌钱,不要出术「出老千」啊!」

  我大笑着说∶「哈哈!只有疯子……不,不对……就算是疯子也不会在这里出术啊!你疯了吗?」

  「我怎麽知道!你平常就是疯疯癫癫的啊!」

  我看了看,有一桌是赌「大老二」的,便走到那赌桌旁,刚刚有人退场,我便坐下来,珍妮花也在我的身旁坐下,然後搂着我的手臂说∶「我有空啊!陪陪你,好不好?」

  我当然说好啦。赌了数小时,我也很累了,便和珍妮花一起走。

  「赢了十万块,一人一半啦!」我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现在怎麽这样阔绰啊!」珍妮花笑着说。

  「从前欠你的,现在还给你啊!」

  「你住在哪儿啊!」

  「时空酒店!你来陪陪我,好不好?」我一面轻轻抚摸着她的屁股一面说。

  「好吧!小色鬼!」

  回到房间,我一把搂着她,然後和她激烈地拥吻起来,吻了很久,我们才分开。然後我把她的连身长裙脱掉,她内里是真空的。我双手去搓弄她的奶子,说道∶「你也改变了很多啊!现在这麽浪啊!不单不穿奶罩,连内裤也没穿啊?」「不……不是啦,那裙是紧身的啊!穿了内裤不好看嘛!」说完,她就躺在床上,我双手继续去玩弄她的奶子,然後又把她的奶子含在口中轻轻吮着,弄了一会,我就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她就趴在我的身上,去含弄我的鸡巴,我就去舔她的小穴。

  再弄了一会,她就转身,小穴对着我的鸡巴坐下来,然後上下套弄着,跟着弯下身子来吻来,我和她同时伸出舌头互相舔着。过了一会,她就停下来,喘着气说∶

  「啊……不成了……你……你还没完吗?啊……怎……怎麽…… 还没完啊……啊……噢……啊噢……」我搂着她,然後转身把她压在床上,继续操她,笑着说∶「从前经常笑我啊!今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然後愈操愈快。

  「啊……啊……你……你……慢……慢一点啊……噢……噢……慢……慢啊……噢……不成了……要死了啊啊……真……真不成了啊……噢……啊……」

  我这样操了她半小时,她用已经变成了沙哑的声音说∶「好哥……哥啊…… 你……你饶了我吧!我……我真的……真的不成了啊……啊……」我也有点累了,便把她抱起来,然後一面操着她一面走进浴室。

  走到浴室中,我把她放下来,然後她就弯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我看到她弯下腰去,小穴和屁眼都好像在对我「招手」似的,我便走到她身後,抓着鸡巴正准备插入她的屁眼中,她突然转身很大声的对我说∶「不要啊!」「你知道我想干甚麽吗?」我笑着说。

  「还有甚麽啊!想操人家的屁眼罢,是不是?」「你知道就好了,快些转身让我操吧!」

  「不要啊!」说完就蹲下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慢慢的套弄。

  弄了一会,我看到浴缸的水也满了,便坐在浴缸中,她在我的身旁坐下,我说∶「坐在我的腿上,好吗?」

  她看到我的鸡巴还挺得直直的,说∶「不……不要啦!」「你坐下来,我不动好不好?」

  她点点头,然後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就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她搂着我的颈项然後又和我吻起来。我双手去轻抚她的屁股,然後把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撩动。我和她继续吻着,她双手反向身後抓着我在撩她屁眼的手,我用另一只手抓着她双手,然後她的身子微微向上升起,我抓着她的双手把她拉下,又继续撩拨她的屁眼,她的身子又再升起,我再把她拉下。这样来回数次後,我就对她说∶「我想操你的屁眼啊!」

  她的身子轻轻的一上一落,然後说∶「这样好了,不要操屁眼好吗?」我没说甚麽,手指继续在她的屁眼中撩动。

  「你……啊……你……不要再撩人……人家的屁眼好吗?……啊……啊噢……啊……」

  她的身子愈动愈快,一双奶子上下的抛动着。继续大叫∶「啊……啊……你……你怎……怎麽这样厉……厉害的啊……噢……啊噢……不……不成了啊……啊……」

  过了一会,我就在她的小穴中射了。我的手指还在她的屁眼中撩动,珍妮花瞪着我说∶「你还要撩到甚麽时候啊?」

  「撩到你让我操你的屁眼为止!」我笑着说。

  【完】